丁谓自小就以文字方面出名,过目不忘,出口成章。年少就会作诗,还精通音律,棋下得也不错。更让人称赞不已的还是作画和书法的天赋。他画的蟋蟀、蝈蝈等小虫子被院子里的鸡看见了都忍不住去啄着吃,引得赵恒见了哈哈大笑。

赵恒二次亲征辽国的时候,丁谓作为安抚使。当时辽兵兵临城下,箭矢如蝗般,在城楼上的丁谓却依然坦然自若的指挥辽兵,最终击退。赵恒称赞丁谓乃是大宋奇才,琴棋书画无所不能,又能治国安邦。得了赵恒的赏识,没过多久丁谓就坐上了工部员外的位子。这个官在当时可不是个小官,相当于现在的建设部副部长了。按照丁谓的才能应该去文化部、艺术部这些啊。但是当时宋朝主管文化文联才能的人实在太多了,赵恒想着丁文反正都是文武双全,放在哪里都会发光的。

大中祥符年间,宫中失火,丁谓负责起了重修宫殿。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他叫人在宫中挖沟渠,将京城附近的汴河引流到渠中。然后用船将木料还有石块送到工地一线。而挖渠出来的土也就不用运走,直接烧砖。等宫殿修建好了后,将剩下的废料填进沟渠,附上泥土填平。就这样丁谓一举三得的解决了趣图烧砖、材料运输和废墟清理的三个麻烦问题,剩下了不少费用。百姓交口称赞,赵恒更是欢喜的不得了。直接罢免了原来的三司使,改让丁谓担任。就这样,丁谓又称为了张恒的财政部部长。

丁谓虽然靠着自己平步青云,心里也有感恩的人,那就是宰相寇准。要不是他当年的赏识和推荐,丁谓也不会入朝堂。一日丁谓随寇准出席宴请辽国的国宴。酒酣之际,忽见辽国来宾直盯着寇准看。丁谓顺着目光看去才知道,原来寇准的胡子上战了几根菜丝,十分的不雅观。丁谓想都没想就去给寇准清理胡须上的菜丝。本来当时寇准酒意正浓刚要举杯被丁谓摁住了,刚要不悦起身,之间丁谓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胡须后毕恭毕敬的站着等恩相表扬。没想到寇准竟然生气了说:“好歹你官位也不小了,怎能在这种场合替我整理胡须呢!太不自重了,让我很失望。”丁谓听完就呆住了。

因为寇准在众人之前,大扫自己的面子。丁谓就此恨上了寇准,私下处处揭寇准的短。像丁谓这样精明的人,像扳倒被人还不是顺手的事。不久,丁谓投靠了真宗皇后刘氏,将寇准贬为相州于雷州半岛。丁谓当上丞相掌权后,没过多久也被贬被罚至海南,路过雷州时请求拜访寇准,但被寇准一口拒绝,至此两人彻底断了联系。

其实丁谓除了排挤恩相寇准之外,也没做过什么坏事,算得上一位干吏。这可惜最后依然登名在《佞臣传》。

首页娱乐